🔰

这里是一个什么都想学但什么都学不好的咸鱼

圈名雁北,头像是自设🤔

墙头多到数不清...

扩列走1635059318,请备注嗷,欢迎找我互动!!

【style】Medicine

*OOC非常严重,谨慎食用
*自己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
*幼儿园文笔,不骗你
*很短,时间线混乱

大概是有病的kyle杀死kenny的故事

01

只剩下沉默。

kyle静静地聆听话筒那头的呼吸声,脸上带着浅浅的笑。他把玩着手中的电话线,将它们卷起,又解开,一遍又一遍,好像永远不会厌烦。他眼眸低垂,森绿的瞳仁里暗流涌动,让人想起伺机捕捉猎物的狼。露出的牙齿,丝丝冷气。

十秒,十五秒。

喀嚓声。stan挂掉了电话。

kyle望向窗外,外面的雨声急促破碎。

02

“kenny,我在想,你说的话也许是真的。”午饭时间,排在他后面的kyle突然说道,语气认真。

“mmph?”kenny转过身来,脸上是困惑不解的表情,“你指什么?”

“关于你不死的这件事。”

03

咕嘟,咕嘟。

“你能够了解我的心情吧。我必须要这么做。”kyle身体微微颤抖着,声音却异常平稳清晰,他神经质地将刀从左手不断换到右手,重心在两脚间来回切换。像个拿到糖果的羞怯的孩子一样,不住地扯弄着发端,显得局促不安。红色融入红色,不着痕迹。

他的绿色瞳仁在不断的颤栗。以一种让人恐惧的方式。

咕嘟。咕嘟。没有回答。

“我就知道你会理解的。谢啦,dude。”kyle讪讪地笑。他有些紧张地咽下一口唾沫,点点头一副心满意足的样子,“我还以为你会责怪我……之类的。”

“还有,为了不让你担心,你母亲那边我也帮你一并‘解决’了。”

这是kenny坠入黑暗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。

04

昏暗的房间内。

金发少年的脖子被割开一道深深的口子。鲜血不断地涌出,倾泻在木板上,如一朵静静盛开的玫瑰 ,肆意地伸展,然后渐渐被柔软的木料贪婪地舔舐殆尽,身下呈现出一片诡异妖冶的红。

他陷入永久的沉睡。

05

一阵急促的敲门声。

kyle起身,确认了来人后,旋开大门的把手。迎面呼啸而来重重的一拳。干脆的没有丝毫犹豫。kyle完全愣住了,他跌坐在地,吃痛地捂住自己的腹部,看向他的眼神中满是不可置信。

“你这个疯子……!”stan握着拳,盛怒不已,浑身发抖。他钴蓝色的眼眸冰冷的没有温度。

07

“stan,我觉得我最近有时候会忘事……”kyle小声地说道,从储物柜取出他的书包,有些苦恼地皱起眉头。

“哈?”stan重重地甩上柜门,掸了掸衣服上的灰尘,“什么意思?你不是在开玩笑吧,dude?”

“没有开玩笑。我在很严肃地跟你说。”kyle思索片刻后又补充道,“其实,准确来讲是记忆有的地方接不上。——对,记忆断层,我想这么形容比较合适。”

08

“剂量是?”

“一天三次,一次五片,严重的时候加量到十片。不能超过十五片,这是限度。”

kyle点头,盯着手中的瓶子。标签上有密密麻麻的字母,他开始头痛。

09

一片,两片,……还有七片。

哗哗的水流声,他发出动物般的呜咽,无助,绝望,更多的是抑制的痛苦和恐惧。kyle伏在水池上,肩头不住地颤抖,冷汗爬上他的额头,后背湿透。

洗手池里有零碎的红色头发,一缕一缕,缠绕成一个无法打开的结。

过了很久,似乎是虚弱的没了力气,他慢慢从水池上直起身子,旋上龙头的开关。镜子中的他面色苍白,嘴唇紧紧抿成一道线,眼角染上病恹的青色。

偌大的浴室内,隐约的笑声令人悚然。

10

“你为什么这么做?!你告诉我!”stan的声音里充斥指责与愤怒。雨水顺着他的脸庞滑落,他只胡乱抹了几下,一边大口地喘着气——他是一路跑过来的。

kyle茫然而困惑地看着他,仍然保持着自我保护的姿势。忍受腹部叫嚣的痛感,他在脑海中小心地咀嚼stan这句话的含义,终于开口轻声说道:

“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……”话音刚落他就开始后悔。

“你不知道。你不知道?huh?”stan摊开双手,脸色变得有些扭曲。“kenny死了,你会不知道?”

kyle皱起眉头,刚要开口便被毫不留情地打断:“不要跟我说你不知道。”

“他是被你杀的。”

11

雨下得很大。kyle拖着步子走在路上,仿佛对周遭的一切已经丧失掉感觉。他只是麻木地走,不停地走。眼前,脑子里,都是一片空白。

他只知道现在他要回家。

水汽迷蒙,遮掩起他的视线,街道的轮廓渐渐开始变得模糊暧昧,握在手中闪烁的寒光褪去锐利。

身后的,滴落在路面上的那些红色正被一点点地被淡化,稀释,最后消失。

洗涮不掉的罪恶。

12

身子好像废掉的机器,轻轻一触就会溃散成尘土。kyle不记得自己是怎么打开自家的门,又怎么倒在沙发上的,什么都不记得。直到stan敲门声响起的那一瞬间之前,他对于之前的记忆为完全的空白,是一张干干净净的白纸。

是怎么了呢?为什么会变成这样?kyle一遍遍地问着自己。可是,没有答案。

他看见stan冰冷漠然的神情——他以前从未在他身上目睹过的,厌恶、轻蔑、愤恨、不信任……他无措而无助地低下头,眼神涣散,因为他不知道要怎么面对这样的stan,更不敢迎上他那种眼神。

感觉非常难受。

“他是被你杀的。”

kyle的瞳孔倏地放大,他开始发抖。很奇怪地,没有任何理由,身体在颤栗,可心里并没有恐惧。

13

“我,我……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,stan。”kyle痛苦地抱着头,“头很痛……”呼吸声愈加急促。

“……哈、你真是一个糟糕透顶的说谎者。”stan无力地扯起嘴角,露出一个悲哀的笑容。

“你身上的血甚至没有洗净,杀人犯先生。”

“……”kyle垂下手来,呆呆地注视着自己衣袖上的暗红色的痕迹,他第一次注意到它们。

怎么回事……kyle低声呢喃,扯弄着衣料,脸上仅存的血色也尽数褪去。浓重的血腥味,催得他想呕吐。

14

“药……药”

kyle喘着气,抓起桌上一把药片急切地吞入口中,又灌下一大口水,呛得直咳嗽。

“咳、咳,哈……”kyle倒在椅子上,胸口一起一伏。

“你要骗自己到什么时候?”一直沉默的stan沙哑地开口道。

kyle虚弱地笑了笑,“不要老是说我听不懂的话好不好,stan?你知道我的记忆有些问题。”

“是吗。”

15

“你知道那根本不是药。”stan咀嚼着,“药片”的甜味一点点在口腔中扩散开。他把瓶子扔在地上,一步步逼近kyle。

“那不过是你自我安慰的借口。”

“不要再逃避了,kyle。住手吧。”

评论

热度(2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