🔰

这里是一个什么都想学但什么都学不好的咸鱼

圈名雁北,头像是自设🤔

墙头多到数不清...

扩列走1635059318,请备注嗷,欢迎找我互动!!

【K2】Save Me Please

*kenny第一人称视角
*幼儿园文笔
*意识流,ooc

正文>

我记不清是哪一天的下午,我睁眼,缓缓坐起身,身体已经不再疼痛,头脑清醒异常如印刷厂新出版的书籍纸张,干净整洁不带一点灰尘。我呼吸,舒展开的肺叶欢欣鼓舞地拥抱氧气,生命在一点点流回我的身体,感觉美妙极了。阳光打在污渍斑驳的墙上,光晕五颜六色闪的人眼睛作痛,我想起了什么,低头看见上衣一滩斑驳发黑的血迹。视线下移,一堆红花花的绳子样的东西从腹部拖出来长长的一条。

我吐了。然后眼泪不受控制地坠落下来,没有任何预兆,我惊慌失措并且一片茫然,慌乱地擦拭眼角,我又想起来这样可能会感染,考虑到肮脏的手套上遍布的无数细菌。可是他妈的,管他呢。我一边在心里狠狠骂着自己娘炮,一边使劲抹掉那咸湿湿的液体,嗓子烧灼的厉害。我需要水。

我避过地上那一滩新鲜的呕吐物,跌跌撞撞走到洗手池打开水龙头,水顺着舌尖流入喉咙,灌入胃部。翻腾的不适感渐渐消失了。我滑坐在地,咳嗽着,注意到空空如也的腹部大开着,肠子从出发地一直连接到这里……我没有任何感觉。按说我该死了,是吗,我明知没有答案却仍然固执地问道,您好像很喜欢和我开玩笑,上帝。是这样吗?

是吗?

我摇摇头,也真是疯了才会想和上帝对话。反正也不是一次两次了,Kenny,你大惊小怪什么。

怎么办,去哪里呢。

“说真的,你可以写本书,记录各种死法的感觉什么的,肯定畅销。”他笑得灿烂,拍着我的肩膀半玩笑半认真的道,“毕竟这年头想死的人太多了。让他们尝尝鲜,也许就放弃这念头了呢。也算做了件大好事。”

我却根本笑不出来。“闭嘴,bitch.”这已经算是最客气的回答。如果是别人说这种话我保证就绝对不会是一句bitch这么简单了。Kyle却耸耸肩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,轻描淡写,“真的,Kenny,你怎么还不去死呢。”

“啊,我建议你下次吞安眠药自杀吧,感觉一定很精彩。”他淡淡道,“对啊,你没钱买。不过我可以给你提供,友情赞助,完全免费。”说到这里Kyle夸张地笑出了眼泪。

梦魇般残忍的笑声在脑海里回荡。Kyle掏出了手枪对准我的太阳穴,嘴角微微上扬。随后是扣动扳机的咔擦声。

砰。

是梦。我惊醒了。额头上一层薄薄的冷汗,我舔了舔干燥的嘴唇,嘲笑起自己的愚蠢。

没有人知道你会死而复生……没有人会相信。即使是他们。Kenny,你在期待什么?

什么什么?什么什么什么??

阳光有点太好了一点,包括天空,蓝的让人心里发慌。我徒劳地伸手妄图抓住什么。

什么都没有。



小天使们和圣徒在我靴子皮面上高唱赞美诗,桌上一张破破烂烂的纸屑不断扩大,扩大,变得和房子一般大然后悠悠地飘走,色块旋转铺开像个巨大无比的万花筒……简直是天堂啊,伙计们。我糊涂地咕哝着“亚历山大皮球飞升乒乒乓乓烂沟皮汁”,咧嘴笑得很大声,棒极了。和最性感的妞玩也不过如此,感觉快高潮了。这个叫什么来着?唔,好东西,好东西。我像个糟老头子一样咕哝着,一头栽倒在地上,鲜血涌出也毫无自知。幸福和快乐把我破烂烂的身体和灵魂填的满满的,让垃圾贫穷见鬼去吧。我笑得太过厉害甚至干呕起来。不过没什么,今天我心情好,心情好。色彩斑斓的世界,一切都如此可爱迷人。疼痛也不来找我的麻烦了,饥饿感更是仿佛从来没有存在过。美妙极了。

“你知道你现在是什么样子吗?”我不明白Kyle脸上为什么是那种表情,我难道不是好好的吗?

他拉到我镜子前面,然后我看见了一个面色苍白,身形消瘦,黑眼圈还挺重的金发帅哥。我歪歪头,转身对他说道,“有问题吗?”

“没有问题?我看你脑子真的坏了”。Kyle不可置信地摇摇头。“你把它戒了。”

我似笑非笑,“你不用担心。我——”

“我知道这很困难,但是你真的不能再这样下去了。”Kyle打断我的话,“我会帮你的。”

我悲哀地想笑。我要怎么给你说?告诉你我有无数次重来的机会吗?不管愿意还是不愿意 ,我现在就可以给自己一枪跟一切说拜拜,然后第二天就能拥抱崭新生活。但目前我不想这么做。就算是游戏不断清档重来也是会倦怠的。

我不是loser,可我没有选择的权利。

我垂下眼帘,Kyle,你永远也帮不了我。


一直以为疼痛这东西是会随时间流逝而变淡的,但并非如此,灵魂尽管已经习惯到麻木,肉体却敏感如新生的婴儿般脆弱。割开它们还是会一样他妈的痛的要死。唯一不同的每次面对死亡的态度,现在我已经可以无比平静地接纳它了。我与生俱来的诅咒,我恨它,又依赖它,这就是我的超能力。神秘侠的能力。我从不自诩为英雄,但这就是我在这个科罗拉多小镇扮演的角色,一个可悲可笑的牺牲者。没人会记得你做过什么,感激也好痛恨也罢,我都不在乎,反正结局都是空白。

那个月光黯淡的晚上,我和一个罪犯对峙,两个枪口同时指向对方,空气凝滞,如果他仔细瞧就会发现我面具下胜利的笑,他已经输了。I CAN'T DIE. 这就是我的优势。

他惊慌地看着我扣下扳机,同时两声枪响。

我赢了。

我缝上自己的伤口,仔细把肠子整理回去,深深叹口气。无罪的人为什么要接受如此惩罚?我望着天,那边的颜色是同我一样的湛蓝。我要赎罪吗?到何时呢?

不,还是算了。这里需要我的能力。我摇摇晃晃地起身。

去往何方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医生,他?”Kyle和Stan还有Cartman一起站在医院的通道处,焦灼地询问道。

“很遗憾。”

“他的神经完全被切断了,现在处在昏迷。我们认为苏醒过来的几率不大。请做好准备。另外请他的父母来一趟。”

Kyle嗓子一紧,他颤抖地拿出Kenny先前嘱咐放在口袋里的纸条,上面用歪歪扭扭的字体写着:

“PLEASE KILL ME NOW.”

“SO THAT I CAN BE SAVED.”

FIN.


废话:大概是kenny处于半死不活的状态,kyle只有杀了他kenny才会复活。但是kyle会相信kenny去杀他吗。不知道。但是不这么做kenny就真的死了。毕竟kyle不知道kenny的不死能力。

前半段kenny一直处于生死交界的一个奇妙的世界,比如,洗手池,针线都是想有就有的。

写的很乱orz希望有小天使来评论ToT k2多好吃

评论(9)

热度(47)